“卡脖子”已超48小时 苏伊士运河大救援

浏览数:2

      自1975年以来,苏伊士运河还没有这么被严严实实地堵上过。

  埃及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8时左右,一艘名为“EVER GIVEN”的大型集装箱货轮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搁浅。船体横亘在运河中央,船首楔入一岸,而船尾则几乎碰到了另一岸,导致运河双向堵塞断航。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苏伊士运河的双向交通被阻断已超过48小时。两侧回堵至少170多艘万吨以上的货轮、油轮,等待运送的货物包括活体动物、原油及农作物、LNG(液化天然气)等,全球贸易业务受到严重推迟,据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推测,事故导致全球贸易单日损失高达96亿美元(约合628亿元人民币)。

  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现代服务业研究部交运物流首席分析师闫海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的消息来看短期内救援无明显进展,但预计持续时间不会太长。“历史上运河出现搁浅事件经常发生,如果没有战争、恐怖袭击等因素,一般2~3天可以解决。”而且,他强调,如果一周内能解决,恐慌情绪不蔓延,运价炒作的空间就不大。

  信德海事网主编陈洋告诉第一财经,苏伊士运河由于航道问题之前经常搁浅,“一般几个小时或者2天左右就能解决。的确以前处理得相对都比较顺利,但是这次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比以往都要严重。”据陈洋了解,目前第三方的救助打捞公司正在前往现场探查的路上,但是还没有签订最终的合同,“所以搁浅多久,还要等专业救助打捞公司SMIT的最终探查”。

  何时能解决?

  船舶追踪定位系统的显示,虽然有八艘拖船彻夜奋力拽拉,但在过去24小时内,搁浅巨轮“EVER GIVEN”所处的位置未发生大的变动,依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现阶段正通过开挖两侧河道帮助其转正,至少还需要几天时间。此外,潮汐最满时间约在28、29日(周日、下周一),或许是救援的最佳时机。

  美国海事历史学家梅尔科利亚诺(Sal Mercogliano)表示,“这是有史以来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最大型船只”,很罕见,可能会“对全球贸易产生巨大影响”。 他认为,如果无力将货轮拖走,那可能只能采取卸货的方式,将耗时更久。

  闫海表示,这不是苏伊士运河第一次发生事故,上一次苏伊士运河出现拥堵问题是2018年7月15日。当时3艘散货船和2艘集装箱船连环相撞,两天后苏伊士运河交通恢复。2004年利比里亚籍10万吨油轮“Tropic Brilliance”号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关闭,搁浅事故3天内得以解决。

  目前,市场对于苏伊士运河何时能够解除封堵说法不一,快则几日,慢则可能要达一个月。

  根据运河管理局数据,2020年有近1.9万艘船只通过运河,平均每天51.5艘。陈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已超过48小时,如果未能及时疏通,影响会逐级递增。“初级影响已不可避免地造成。”他说,“关键在于未来何时能脱浅。”

  “尽管本次搁浅的轮船装了2万多标准箱(TEU),吨位较高,但目前网上疯传的‘关闭1个月’还是有点夸张了。”闫海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有一定的应急预案,按现在的技术,如果不出现恐怖袭击,按照苏伊士官方声明的2天解决不敢保证,但一周内解决是大概率事件。”

  陈洋也认为,得益于火爆的航运市场,该船的设计吃水为16米左右,实际吃水已达15.7米,说明处于满载的状态。“网上图片显示船头已插到岸边,但我估计实际上前后有好几十米进入了沙堆中。”陈洋说,“目前船尾情况不太清楚,唯一能确定的是船仍横亘在运河中央,并没有侧转。”

  陈洋表示,如果堵得太严重的话,最佳的方案是结合减载和抽沙两种方式,再加上大马力拖轮来回拖,“好在苏伊士运河是在沙漠中开凿的运河,石头成分较少”。

  “即使脱浅,也要把船从航道中拉出,才能恢复正常。”陈洋说,“网上流传的1个多月时间,有点夸张了,除非情况特别严重,包括船底严重受损等。”

  航运周期将延长20天

  “我们要帮助很多有定期计划的客户重新制定时间表,帮助有紧急需求的客户制定紧急方案,工作量加大了很多。”3月25日,中国一站式国际物流服务平台“运去哪”CEO周诗豪迎来了比往常都要忙碌的工作日。

  原本受疫情影响,国际集装箱航运的运力紧张程度以及运价上涨已经创下了历史纪录。周诗豪告诉第一财经,作为欧亚贸易的必经之路,苏伊士运河的堵塞相当于让市场上可供运力直接减半,这让国际航运愈加捉襟见肘。

  对于中国的外贸企业以及供应链而言,这将有怎么样的影响?又有哪些替代方案?

  周诗豪说:“非常希望今天就能有好消息”。因为如果堵塞一个月,“对全球经济损失的影响不亚于一场小型的疫情”。他对第一财经表示,受影响的不只是欧洲,还有美国东部和地中海地区,“运力和空箱供给都将变得特别紧张,从而导致订舱恐慌,并让大量班轮延误”。

  周诗豪认为,苏伊士运河的双向阻断,相当于把市面上可供的运力直接减半,对于全球经济的损失将是极大的,严重的后果也会敦促相关方给出快速的解决方案。

  如果拥堵持续一段时间,4月份将可能没有班期可言。“4月会出现市面上只有随机班轮,而不再有定期班轮,因为船舶靠泊的时间不确定了,只能看到Delay(延误),只能临时等待通知。”他说。

  全球船舶经纪公司Mavega Group中国区总经理高雪峰告诉第一财经,对于企业来说,可替代的方案便是绕道好望角,但这样的代价首先是增加15~20天航行时间;至于增加的具体成本,则会因航线不同而有较大差异。

  不过,高雪峰表示,由于通行苏伊士运河是收费的,因此部分线路的船舶是走运河还是绕道好望角,取决于船东的账本,“看哪种方式更划算”。

  在运力紧张之下,节省下的时间变得愈加珍贵。周诗豪认为,如果苏伊士运河拥堵持续,将快速波及整个供应链,“该回来的船没回来,该出去的船还在路上,两周内供应链就会出现中断”。

  运价何去何从?

  鉴于苏伊士运河在国际贸易流转中的重要地位,市场已做出反应。运价方面的数据显示,昨日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下跌77点;波罗的海全球集装箱指数(FBX)欧洲运价上涨2%。超大型油轮(VLCC)运价参考最新成交价从国际油轮运价指数(WS)31.5上涨至33。美股航运股高开低走,集运美森下跌2.8%;ZIM(以星航运)股价最高上涨7%,最终回落2.7%。干散货Star Bulk收涨0.43%。油轮股Frontline上涨2.3%,Euronav上涨3.4%。

  至于原油价格的上涨,闫海认为,苏伊士运河的搁浅事件不是唯一因素,“主要还是之前跌幅太大后的反弹效应”。

  搁浅事故无疑将影响许多货物运输,有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纸浆供应国巴西的纸浆运输可能也受到影响,巴西纸浆大厂Suzano出货如果受阻,是否会影响市场价格也备受瞩目。

  他告诉第一财经,对大宗商品来说,由于运期受此次事件影响运输时间会延长,肯定会有影响,但航运市场不会因为这个偶发事件而逆转逻辑,主要还是会考虑中美、中欧关系大环境。

  除了绕道好望角,中欧班列也成为了备选方案。“我们已经为客户出了替代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增加中欧班列的铁路供给。” 周诗豪说,但经济损失还是难以避免——中欧班列运费通常比航运平均高出30%~40%。“现在的运费已是货值的近15%,原来只有8%~10%”,供给紧张的局面从价格涨幅就可见一斑。

  义新欧业务发展总监陈凯峰告诉第一财经,这两天已经有客户表达出了对这一事件的高度关切,“老客户都在要求我们保证舱位”。

  “如果持续时间长的话,运价肯定会上涨。但业内判断,目前来看不是太严重,如果能在2~7天内解决,运价就没有炒作的空间。”闫海表示。

  事实上,货轮在苏伊士运河上搁浅的案例并不少见,但像“EVER GIVEN”这样长时间把整条运河封堵上,在当代史上还是第一次。

  1967年6月,在遭到安全威胁后,以色列对埃及等中东国家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迅速将战线推进到苏伊士运河东岸。两军对垒,让正在运河里正常航行的15条商船傻了眼,只得被迫抛锚停靠。这些货轮运载着各种货物,包括小麦、鸡蛋(4430, 34.00, 0.77%)、水果,甚至还有澳大利亚的生猪。

  船员们只能聚在一起等待战争的结束,不过在战后,苏伊士运河两边依然紧张对峙。到了1975年,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关闭8年之久的苏伊士运河疏通完毕,再度开放。不到200公里的苏伊士运河,让这15条商船走了8年,成为一件奇事。

  苏伊士运河连通地中海与红海,支撑着欧洲和亚洲的物流,连通全球多个经济中心,也是全球贸易的动脉节点。

  不过,运河使用费并不便宜,每次通行缴纳的费用一般在30万~50万美元不等。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长期从事埃及问题研究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赵军表示,这一事故应是偶发事件,但事故打击了大型货轮未来通行运河的信心。他说,鉴于运河对埃及经济收入和国家形象的影响,埃及政府当前非常重视这一事故,将联合多方尽快推进运河疏导。